恒生指数直播间 利比亚准备增加石油产量,巴西石油繁荣

内盘期货 (140) 2021-01-29 13:55:15

1月27日,市场分析师费利西蒂·布拉德斯托克(Felicity Bradstock)写道,【恒生指数直播】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在签署停火协议后恢复,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将产量增加到每天210万桶。另一位市场分析师马修·史密斯(Matthew Smith)写道,巴西的石油工业继续稳步扩张,它作为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的地位的上升成为欧佩克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巴西得益于国际海事组织(IMO)的低硫法规,以及亚洲市场的巨大需求。繁荣的石油业甚至威胁到欧佩克的市场份额和控制油价的能力。

经过多年的动荡,利比亚石油业终于开始反弹,而且没有迹象表明自12月2020年起的产量增长将停止。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spring of Arabia)起义结束以来,利比亚的石油行业一直受到政治不稳定和经济不确定性的阻碍。然而,在2020年10月签署停火协议后,该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再次复苏。

众所周知,利比亚是非洲大陆已探明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对中东和北非地区具有重要的能源战略意义。中国已探明原油储量483.63亿桶,天然气储量15.05亿立方米。目前,利比亚的石油产量正从第三季度的每天12.1万桶上升到2020桶。这表明了停火协定对恢复利比亚石油部门和经济的重要性。然而,这仍远低于“阿拉伯之春”之前150万至160万桶的平均日产量。

虽然石油工业贡献了利比亚GDP的60%,但长达10年的战争严重破坏了利比亚的基础设施,这意味着石油工业需要大量的投资才能回到战前的水平。

随着产量的增加,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宣布计划在未来3年内将石油产量增加到每天210万桶。然而,该行业将不得不在基础设施上大举投资,以确保实现这一目标。

2021年1月中旬,由于一条已有60年历史的输油管道的关闭和维护,利比亚的石油日产量减少了20万桶。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利比亚的石油基础设施正在老化和被战争破坏,这对其石油工业的恢复构成了长期的挑战。关闭后,目前的局势似乎很稳定,严重阻碍了该国的石油生产和出口。然而,大卫·比利亚可能会进一步关闭重要油田,并继续对该国的石油生产构成威胁。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利比亚政府和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的首要任务必须是制定一个明确的收入分享计划。

在地区稳定方面,利比亚不像其他欧佩克成员国那样受到生产限制,这意味着欧佩克将不得不监控利比亚的石油生产,以确保该国不会生产过剩,这将对油价产生负面影响。

随着疫情限制的持续甚至可能增加,世界正试图控制石油生产,以应对石油需求的减少,这可能会推迟利比亚再次成为能源大国的目标。然而,据报道,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在2020年12月的收入高达11.15亿美元,这给饱受战争、政治不稳定和最近爆发的战乱打击的大卫•比利亚石油工业带来了希望。

在达成长期和平协议之前,围绕利比亚政治前途的不确定性继续威胁着该国的几个主要工业和整个经济。中证投财经直播室然而,正如其最近的产出所显示的,其石油工业基础设施仍在运作,以开采石油储备,这意味着利比亚很可能再次成为全球石油工业的主要竞争对手。

1月27日,市场分析师Matthew Smith撰文警告,巴西崛起为全球主要产油国,是OPEC面临的又一个挑战。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OPEC一直在目睹自己对油价的影响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稳步下降。近年来,全球石油产量稳步增长,沙特也不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石油生产国,OPEC的市场份额大幅下降。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就发现大西洋盐层下蕴藏着大量石油,但因技术限制未能开采。2005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重新将重点放在了巴西的盐下海上石油盆地,并开始在桑托斯盆地发现重大油田。

尽管有人唱反调,巴西蓬勃发展的石油产业继续稳步扩张。这个拉美国家现在是该地区最大的产油国,也是全球第八大产油国,次于伊拉克和阿联酋,但领先于伊朗和科威特。巴西2020年平均每天的原油产量超过290万桶,其中69%(约260万桶)来自其海上超深水盐下油田。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在2020年3月的报告中预计,到2025年,全球原油产量将增加590万桶/日,其中76%的增幅来自非OPEC国家。最突出的是美国其次是巴西和圭亚那。事实上,国际能源机构预计巴西将在未来四年取得“令人瞩目的进展”。这些数据表明,未来OPEC的市场份额将大幅下降,进一步削弱其控制油价的能力,从而削弱其地缘政治实力。美国能对OPEC和油价施加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尤其是自2018年以来,突显出OPEC控制油价的能力急剧下降。

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巴西石油业的繁荣。疫情几乎没有对巴西的石油生产造成实质性的影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报告称,2020年巴西石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228万桶/日。一个关键原因是巴西盐下油田的良好经济效益。尽管巴西的超深水钻井存在巨大的技术和操作障碍,但盈亏平衡价格仍低于美国页岩油。巴西盐下油田生产的低硫中等级原油越来越受欢迎,进一步促进了巴西的石油生产。

亚洲炼油商需求飙升,导致巴西在亚洲的市场份额飙升,对几个OPEC成员国造成了损害。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IMO)大大限制了船用燃料油的含硫量,加上亚洲作为全球航运中心和世界最大出口地区,需要大量进口原油进行工业生产,这意味着对巴西低硫原油的需求将保持强劲。

全球对低硫石油的青睐令沙特原油的市场需求承压,2020年11月沙特一度不得不降低石油出口价格,以争夺亚洲市场份额。

最新的OPEC+会议凸显出,在削减石油产量的问题上,【恒生指数直播间】OPEC成员国及其盟友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分歧日益加剧。沙特选择承担大部分减产责任,将石油日产量削减100万桶,以抵消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提高产量的影响,以提振油价。这些情况突显出,面对非OPEC国家石油供应的迅速增长,OPEC想在不丧失市场份额的情况下控制油价显得越来越无力。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